喵茶

王乐安:

萝呗坑:

给老王开屏打call

包包包子铺!:

“我的魔术师,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

2017.7.6日,王杰希18岁生日

2017年9月,王杰希正式出道

从此,我们拥有了一位魅力无限的成年魔术师


LOFTER邀请所有喜欢杰西卡的小伙伴,一起来送上爱之点赞力,助力魔术

师登上LOFTER开屏

↓↓↓

即日起至7.4日24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手点赞

·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 红心数量超过5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杰西卡专题+庆生

微博

·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杰西卡专题+庆生微博

· 将从所有参与的小伙伴中,抽取5名送上LOFTER王杰希特典LOMO卡1套

注意:以上统计均只包括小红手哦,推荐、转载等不计入在内,当然,依然欢迎用评论等送上你想说的生日祝福哦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请打上#王杰希18岁生快#标签),成为此次庆生开屏/专题/轮播位图、以及专题文字素材,我们将按照热度优先选择,如果喜欢太太的图,一定要多多为她打call~


【王杰希中心向无CP】星光

*王杰希生日快乐!王杰希生日快乐!王杰希生日快乐!


*文笔渣


---------------------------------

    3:06

 

夏季的雨总是说来就来。

 

倾盆而下的雨滴一股脑地拍击在落地窗下,发出连续不断的“噼啪”声,远处闪现出几道刺白的闪电,接踵而至的是耳边轰轰作响的雷鸣声,床上的梦中人一下子便被吵醒了。

 

王杰希将头在枕头里蹂躏了几下,半眯开有点干涩的眼睛,大小眼因此而显得不太突兀。

 

皱了一下眉,王杰希抬手捏了捏自己的鼻梁,另一只手将放在床头的手机按亮,屏幕上的时间准确地报着时。

 

认命般地,王杰希窝回了空调被里头。

 

外头的雷声却不打算让王杰希安安静静地睡觉,轰隆声不断。

 

每当王杰希陷入半沉睡状态时,噼啪一个闪雷就又让他无法入睡。王杰希被撩得有点烦躁,抓了抓头发,耷拉着眼皮子用手支撑起自己的身体,薄薄的被单从身上滑落,下床后光着脚晃晃悠悠地移步到落地窗前,刷的一拉窗帘,洒落的雨滴声似乎细小了些才摸回床一把将被子蒙住头重回梦乡。

 

当夜,王杰希梦到了他操作着王不留行追着黄少天的夜雨声烦吊打的画面,嘴上还振振有词地念叨着叫你用冰雨拍我!

 

7:00

 

王杰希是被一阵闹铃声吵醒的。

 

    拉开淡绿色的窗帘,昨夜的暴雨早已停了,刺目的晨光耀眼地洒进来,王杰希下意识地抬手挡光,眯住了眼睛。

 

趿拉着拖鞋来到洗漱台前,镜中的人睡衣有些凌乱,扣子掉了好几个儿,脸上满是睡意,三七分的刘海掀了盖儿似的,露出干净的额头,后头还有好几撮呆毛乱翘,显然是昨夜睡姿不好的缘故。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刷牙漱口,将额前的刘海梳理好,可那乱翘的几根呆毛却怎么也压不下去。王杰希只好沾了点水将呆毛梳理了好几遍又用手狠狠压了下去才堪堪将那几根呆毛驯服。

 

经过置放手办的柜子——里头全是微草的各个账号角色,王杰希踱步到衣柜前,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将睡衣脱掉后随意地套了件居家服,扫了一眼墙上挂着的日历后推开了卧室的门。

 

7:21

 

客厅的一角,自家的布偶猫如往常般躲在它的窝里睡觉。

 

感觉到自家主人的气息布偶猫慵懒地抬了下眼皮子。

 

自家猫的毛很有特点,身子上有一撮毛形似五角星,故被王杰希取名为“星星”。

 

然而此名字却遭与微草众人一起来王杰希家做客的方士谦如此吐槽。

 

王杰希你好幼稚取这种小孩子才会取的名字,真是王三岁。

 

对此王杰希则是斜睨了他一眼,很是高冷。

 

“我乐意,方二岁。”

 

    王杰希抬手捋了捋它的毛,自家猫咪舒服地“喵~”了几声,头凑过去蹭了蹭他的手背。

 

让星星蹭了个够后,王杰希将猫粮倒在猫盆上,又安抚性地摸了摸布偶猫的头。

 

8:03

 

厨房里。

 

王杰希围着围巾从冰箱里选出两个鸡蛋将蛋壳磕破后剥开,搅拌了几下蛋黄蛋清后就下锅了。

 

他的动作看起来已经十分娴熟,然而当出锅后王杰希目光灼然地盯着被煎得发黑几乎看不出原样的鸡蛋,微微叹了口气。

 

还是试试看吧,也许这次不会像之前那样呢?毕竟这次锅没着火啊。他努力地说服着自己,试图做着最后的挣扎。

 

经过一番心理斗争的王杰希尝试性地用筷子夹了一小块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糊的放进嘴里。

 

然后。

 

脸色铁青铁青的。

 

这简直就是人间极味。双手将筷子扣回碗上,王杰希又不禁叹了口气,对自己的厨艺技能表示无奈。

 

奈何他空有如荣耀般热情的兴趣,却没有如荣耀一般的天赋。

 

无论前面的步骤做得如何完美,一旦下锅就会立马像施了黑暗系魔法似的一定会做成一道黑暗料理。

 

依旧是据有幸听王杰希吐槽过他厨艺这件事的方士谦的话来讲,干脆就让王杰希将魔术师改名为魔法师好了,反正只是改一个字而已也不费多大劲大眼儿你说是吧?

 

这一定是蓝雨的心脏术士下的诅咒。王杰希有点不甘心地想。

 

8:40

 

带着自家吃饱的星星到小区不远处一家卖早餐的小店——先前的煎蛋实在难以下咽,向热情招待的老板娘点了一杯豆汁儿和烧饼,找了处座位坐下,边顺着猫的毛边颇具闲情地细嚼慢咽。

 

之前世邀赛结束,众人庆祝了一番后便各回各家了,只剩蓝雨的两位留下赖着不走说是要让王杰希做一回东道主带他们逛一番。

 

王杰希冷漠地表示之前已经请你们好几次了,明人不说暗话,我就直白地跟你们说麻利点儿回你们的蓝雨庙吧。

 

当然,最后蓝雨二人自然是没有回去的。王杰希也十分诚恳地请了喻文州和黄少天北京的正宗早餐豆汁儿。黄少天只喝了一口脸色就完全变了,那简直就活像是见鬼了的诡异表情。

 

被荼毒了的黄少天连着呸呸了好几口,才嫌弃地嚷嚷着王杰希你是不是居心叵测想毒死我们,好报你们微草被我们大蓝雨打破三连冠的仇啊!你说是不是!

 

而喻文州则是在一旁笑了笑,看起来颇似被王杰希逼得无奈地开口:“王队,你这样我们很难办啊。”

 

王杰希面不改色地瞟了他一眼。

 

喻文州你丫啥都别说了,我已经看见你把嘴巴紧紧抿着根本就没有把豆汁儿喝入口的事实了。

 

接着王杰希就趁他不注意一把按住喻文州的头,趁他不注意将自己还没喝的豆汁一口灌下去。

 

这可就比黄少天惨多了。黄少天好歹是只喝了一点就吐了出来,而喻文州却是被王杰希强硬地一次性灌了大半杯。

 

王杰希想到喻文州平时云淡风轻的脸上出现的恨不得拉上他一起死去的表情,不禁弯起嘴角,如同以往那般淡定地又灌了一大口豆汁儿。

 

呵,明明是他们蓝雨人不解老北京的风情。来自王杰希的不屑。

 

坐在隔壁桌的两个看起来是大学生的年轻小伙儿正兴高采烈地讨论着现下最火爆的网游《荣耀》的职业联赛,话音里时不时传出“微草”、“高英杰”、“冠军”一类的词语,显然是地地道道的微草粉。

 

王杰希侧耳听了听,站起身子将星星抱在怀里捋着它的毛,步履轻盈地走出店门口。

 

外面的天空一片湛蓝。

 

今天天气不错。

 

10:01

 

每到差不多这个点,王杰希总要带着星星到公园里靠阴的座位悠闲地坐着,也不做什么事,就是单纯地发发呆。

 

时值盛夏,昨夜的暴雨留下的水渍已经被太阳晒干,只留下几道水痕。不远处有几个老年人在慢悠悠地打着太极,好像没有感受到烈日带来的燥热。

 

王杰希只是普通地看着风景,却没想到有对男女突然驻足在他坐的椅子前面。

 

他疑惑地抬起头。

 

那看起来面相清秀的女生拉着男朋友的衣角,用有点激动和不太敢相信的眼神看着王杰希,有些局促地搭话:“那、那个,请问,你是王杰希吗?”

 

女生的男朋友显然是个不玩《荣耀》的主儿,在一旁也是有点疑惑的样子。

 

王杰希?你认识的人吗?

 

已经退役两三年的王杰希有些惊讶,老微草粉大多都像他一样渐渐地离开《荣耀》,现在的微草粉中能认出他的已经不多了,他们所知道的王杰希大概也就是独一无二的“魔术师打法”和带领微草斩获两冠了。王杰希刚刚退役不久后还需要戴个眼镜做掩护,现在就算是身旁坐着个微草粉也不一定就能认出他。

 

姑娘没有回答男朋友的问题,也没有等王杰希回话就自顾自地接下去诸如她是粉了微草很久的老粉丝,以前是王杰希的脑残粉。

 

说到这她笑了笑,转而说现在是高英杰的脑残粉,但是王杰希依旧是她心目中永远的偶像。总之粉微草一百年不动摇。

 

就这样一路聊了下来。王杰希虽然好久没被粉丝认出,但与粉丝交流也轻车熟路,姑娘看起来十分高兴的样子。

 

最后姑娘请王杰希签完名后心满意足地走了,离开的时候还边走边向男朋友解释是怎么回事。

 

望着他俩渐渐远离的身影,王杰希感慨了一下太久没写字连签名都有点不熟练了,正待把目光收回,却见那女生顿住了脚步,又很快地转过身,往他这边跑来。

 

“生日快乐!王队我会永远支持微草的!微草下赛季也一定会夺冠!”姑娘有点气喘地跑到他面前,缓了口气后中气十足地对着王杰希说出,眼中闪烁着绝对的信任。

 

如同之前王杰希从来没有让微草粉丝失去过信心一般,现在的微草粉丝,在王杰希退役后,将满腔热情寄托在高英杰身上。而高英杰,也肩负起了微草的责任,和王不留行一起带领着微草飞得更高更远。

 

王杰希有点怀念,已经许久没有人叫他“王队”了。

 

他笑了笑,无比认真地看着她。

 

“谢谢。”

 

14:10

 

午睡完赖了一会儿床后从床上爬起来,王杰希到洗手台前用水洗了把脸。

 

许是早上遇到的姑娘让他又不禁追忆起以前还在联盟时的光景,王杰希从抽屉里摸了张账号卡登录游戏。

 

一上荣耀便见中草堂的公会频道里发出野图Boss刷新的消息。

 

王杰希思忖着野图Boss那应该会遇到老熟人,刷新到随机人物例如叶修什么的,便跟着中草堂的精英成员一同来到Boss刷新处。

 

此时各大公会正战成一团,而在兴欣公会的团队里一个ID为“无敌最俊朗”的骑士稳稳当当地拉着Boss的仇恨。

 

确实挺拉仇恨的。王杰希想。

 

他一眼认准了这个ID,没有多犹豫,操纵着魔道学者的扫帚一溜烟就飞向“无敌最俊朗”所处的坐标对其进行干扰。

 

那骑士的操作者丝毫不惧,一边招架着王杰希的攻击还能一边时不时地继续拉着Boss的仇恨,尽管有些被动,落了不小的下风,但Boss的仇恨居然仍旧没有从他手中脱离。

 

这时,王杰希的耳机中传出对方听起来特别欠揍的声音:“大眼儿好久不见了啊,但你这见面礼我可是不会收的。”

 

15:21

 

竞技场上,魔道学者和骑士正在酣战。

 

王杰希和叶修已经打了好几场,互有胜负。

 

他们之间大概是这样来往的。

 

“王杰希你手速行不行啊,退役了意识就变差了吗?”玩家“无敌最俊朗”向对方发动了嘲讽技能。

 

呵呵。

 

王杰希不想和玩家“无敌最俊朗”说话并向玩家“无敌最俊朗”扔了一个熔岩烧瓶。

 

看起来特别无聊,他们却似乎乐此不疲。

 

布偶猫星星蹲坐在王杰希旁边的椅子上歪着头盯着屏幕上的荣耀界面,又看了眼王杰希在键盘上游走的双手,一爪子蹬上了桌面。

 

王杰希的注意力都全心贯在游戏角色上,和叶修对战可不能三心二意。所以他并没有注意到自家猫的小动作。

 

于是等王杰希反应过来,星星已经挡住了电脑屏幕,那一撮星星毛对着王杰希,猫爪子按在键盘上,胡乱地拍着键盘,似乎是想模仿刚才王杰希的动作。

 

叶修在王杰希的角色突然停止不动后也中断了攻击,于是就眼睁睁地见王杰希的账号角色摆出好几个POSE,颇具风情。

 

叶修不忍直视,单手捂住了眼睛,低下头有点崩溃地沉思,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王杰希么?

 

毕竟,不是谁都能立马接受一个画风正经的人突然让角色做出飞吻的动作的。

 

见对方久久没发声,已经将星星一把抱起的王杰希有点无奈地开口解释:“是我家的猫在捣乱来着。”

 

叶修:“……你家的猫这是成精了啊。”

 

王杰希:“走了。”

 

不等叶修回应后便自动认输退出了竞技场。

 

受到不小的惊吓了呢,叶修大大。

 

16:15

 

王杰希一登上QQ,职业选手群里便有人@了他。

 

心下好奇,他将消息栏拖上去,却发现话题头是叶修。

 

叶修将王杰希在竞技场里做的那几个动作截图下来发到群里,处于夏休期的职业选手们都挺有空闲,全部一副不嫌事大的模样,瞬间后排跟了一堆“拜大神”和“捶桌笑”的表情,就连素来话少到极点的周泽楷也发了“哈哈。”两个字加一个句号,比以往的“嗯”不仅多了一个字还多了一个标点。

 

喜欢凑热闹的某兴欣的方锐十分利索地就P了几个大字上去,还顺道把眼睛P成了大小眼儿。

 

【不如跳舞~谈恋爱不如跳舞~】

 

作为当事人的王杰希:……

 

两个已经退役两三年的职业大神突然出现在群里,围观党瞬间多了许多,群里的消息刷新了一轮又一轮,王杰希没有多管,退出了群界面,打开了另几个弹窗消息。

 

无一例外都是对王杰希的生日祝福。

 

其中好几条都是微草的队员发来的,退役的现役的都有,连远在国外的方士谦都私敲了他。对方还表达了一下微草这赛季表现不错小高长大了诸如此类像老妈子一样的感言。

 

另两条便是被粉丝们认为宿敌的喻文州和黄少天。

 

王杰希一一回复了他们的祝福。

 

17:02

 

王杰希随意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的频道播着最近的时政,沙发前的玻璃几上搁着好几天前的报纸。

 

面无表情地盯着播报员字正腔圆地吐着字,顿感无聊,便将频道换台到转播荣耀赛事的电视台。

 

这一赛季已经结束,没有了比赛事项,节目组便专门安排了一栏项目叙述在一整年里荣耀赛事的总结,并对一些精彩操作的片段做成集锦视频重复播放。

 

开头是稀松平常的赛事出道新人名单和各战队对战积分排位变化等。

 

等讲到季后赛,主持人在对各战队的描述篇幅中微草战队明显地得到了偏爱,尤其是高英杰,主持人连连赞叹着高英杰的强大,打法的犀利成熟。

 

王杰希习惯性地坐直身子,聚精会神地听着。

 

睡在沙发另一旁的星星瞄了一眼主人的专注模样,又将头蜷进毛里睡去了。

 

19:41

 

点外卖解决晚饭问题后,王杰希坐在沙发上将手机拿起滑开微草队员合照的锁屏解锁。

 

QQ里有两条回复消息。

 

高英杰发了几个憨笑的表情表示喜悦,王杰希敲了几下键盘按键后点下发送。

 

【你们好样的。】

 

而另一条来自黄少天。他的回复总是要比别人长上一截,文字泡占了大半个手机屏幕。

 

王杰希久违地感受到来自联盟第一话唠的攻击力,富有辨识度的声音又在王杰希的耳膜边响起:“这点小事就不用说谢谢了,本剑圣难道是会在意的人吗?难道是吗?还有,下一个赛季小卢一定会带领我们大蓝雨将你们微草所有人都统统打趴下,然后华丽地夺取冠军,走上人生巅峰!王杰希你说你怕不怕怕不怕啊!”

 

于是本来打算回复他的王杰希在看到后面黄少天扯的皮后干脆地退出了手机界面。

 

王杰希他抵御黄少天的垃圾话的方法只有一个,那便是无视。

 

反正那家伙自己也不会太在意有没有人回应他,一整天自嗨都没问题。

 

而且,微草一定会打爆蓝雨的好吗?

 

21:03

 

洗完澡后浑身清爽的王杰希靠坐在床头,星星十分安分地窝在他的怀里。

 

他左手摊着之前搁在客厅里的玻璃几上的报纸,右手手心握着一杯热好的牛奶,暖气缓缓升腾,奶香四溢,晕开在王杰希的面前。

 

这份报纸王杰希已经看过好几遍,此时盯着头版头条上的黑体大字,唇角依旧情不自禁地划开一个弧度。

 

王杰希将报纸折叠整齐搁在床边的桌子上,怀里的布偶猫得到了主人要睡觉的信号,顺从地从王杰希怀里钻出,跳下了床,跑出卧室,也钻回了自己的窝。

 

“啪”的一声灯暗了,世界陷入一片黑暗。王杰希闭上眼眸,陷入沉睡。

 

窗外透进了点点星光,刚喝完牛奶的玻璃杯微弱地折射出一道美丽的光晕,旁边的报纸借着这点儿光刚好可以看清印刷在上面的照片。

 

现任微草队长高英杰和队友双手捧着冠军奖杯,大大地咧开嘴角,脸上无一不洋溢着属于他们的青春与热情的笑容,礼花洒满了整张照片的荧幕。

 

 

-END-

 

 给老王写的生贺wwwww

能够遇到他很幸运!希望自己一直一直喜欢下去!

顺便,老王家的猫是我,不接受反驳意见wwww

 

 


【喻王】糖人

*CP喻王


*第一次发文,有写得不好的地方请轻拍qwq


*ooc自我感觉有,私设有


*打滚求个评论谢谢谢谢ovO




      正是夏天初到的季节,喻文州和王杰希并肩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都不免晒出一身薄汗。

      

      喻文州用手背擦了擦脸上冒起的汗,似是有点抱怨地道:“北京的夏天真是比广州那还热啊。”

 

      王杰希左手手心提着超市的购物袋,里头装着做晚饭用的蔬菜和各种生活用品。他不着痕迹地睨了喻文州一眼,带点责怪的语气:“谁让你硬要跟我出来。”


      距喻文州和王杰希退役已有两三年。在退役后喻文州便受邀来到北京成功“打入”联盟内部,而王杰希却是没有如外界所猜测的那般继续留在微草,而是拿起了搁置多年的学业。对此外界议论纷纷。

 

      喻文州倒是没有多问,他理解王杰希为何如此。

 

      微草不像蓝雨,他们对王杰希的依赖程度太大。如果王杰希不完全离开微草,微草的队员们便不可能真正完全独立战斗起来。王杰希对微草的上心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尽管知道王杰希很舍不得微草,但喻文州明白,王杰希心里一定不会后悔做出这个选择。既然恋人都不说什么,喻文州自然也不会去干涉他的选择。

 

      而在私人方面,他们在从第五赛季开始长达七年的异地恋终于可以结束,从此开始了没羞没躁的同居生活。

 

      两人路过一个小摊,外层围了好几个人。王杰希好奇地偏过头,却是有人正在做糖人。

 

      那看起来正处于中老年的大叔手法娴熟地做出一朵精致的玫瑰花递给旁边一个女孩儿。女孩儿长得挺标致的样子,微笑地付了钱。美女称鲜花,围观的众人都不禁觉得一阵赏心悦目,纷纷为大叔鼓起了掌。

 

      望着女孩开心的模样,王杰希想到了自家妹妹,可以给她买一根。于是一把将购物袋交到喻文州手中。

 

      “等我一下。”

 

      喻文州带着探寻的目光,脚步跟着走到摊位的王杰希。只见他跟摊主说了什么,手里头便多了根兔子形状的糖人。

 

      “没想到杰希意外的童心未泯。”喻文州揶揄地调戏着王杰希。

 

      王杰希面不改色地将购物袋拿过。

 

      “我妹从小到大就喜欢吃糖某人又不是不知道。”

 

      为向王杰希家里出柜做准备而用糖成功贿赂王杰希妹妹的“喻心脏”没有接王杰希的话,而是以标准的喻式微笑盯着王杰希的脸庞,心里头活络起了一些小心思。

 

      “干什么?”

 

      每当喻文州的嘴角上扬15°,他就一定不安什么好心。对此深有体会的王杰希心中警铃大作。

 

      “杰希啊,这糖能定做的吧?”

 

      “不能。”王杰希轻挑眉毛,果断义正言辞地回答,心中毫无说谎的愧疚感。

 

      喻文州掏出了手机,王杰希不安的感觉更强烈了,他感觉自己比较大的那只左眼眼皮跳了跳。

 

      “真的?”喻文州反问。

 

      “嗯。”

 

      但喻文州却是没有管王杰希的回答,而是拍了拍他的肩,目光了然,笑得有点小得意,仿佛在说“我已经看穿你了。”

 

      王杰希读懂他的表情后哼了一口气,没好气地对他说“你要做什么事就去吧,我不管你。”之后就仰望天空真的没再去看喻文州的脸色。

 

      自家恋人那有些赌气的脾气也就只有在他面前才会出现了。喻文州想到这里,嘴角的弧度又翘了几分。

 

      实际上喻文州心里所想的挺简单,他只是想定做个王杰希样子的糖人。

 

      他把微草官方在某次活动中发布的王杰希萌版图片给做糖人的大叔看,大叔一瞄就自信满满地表示小菜一碟。

 

      摊主的手艺好的实在没话说,不出几分钟萌版王杰希就灵动地出现在喻文州眼前。萌版王杰希双手交叉叠放着放在腰前,一双大小眼以严肃的表情盯着他,然而却因为萌化而显得有几分傲娇,仿佛在对他说“再看就把你吃掉!”

 

      喻文州仍记得在微草官方微博发布这张图片后评论和转发中一群叫喊着“王杰希我要给你生猴子!”和“王杰希求嫁!”的女粉丝的疯狂,忍不住感慨一番微草粉果然如邪教一般。

 

      想到这点的喻文州显然完全没有考虑到在他微博底下一群战斗力堪比微草粉喊着“喻文州联盟第一苏”的蓝雨粉的内心感受。

 

      喻文州满意地结账后步履轻盈地靠近王杰希。

 

      此时的王杰希依旧抬着头望着天空,思绪又不知往哪儿飘去。

 

      北京市的天空因为雾霾少有这么晴朗的时候,喻文州虽说已经在北京生活了两年,但毕竟还是习惯广州惯有的天空。此时看到久违的蓝天,不免心情也跟着安宁了不少。

 

      感受到身边人的呼吸,王杰希侧过头去,指着一团白云问他:“你觉不觉得那很像黄少天?”

 

      喻文州左看右看,答道:“这是团子吧。”

 

      王杰希点点头,一本正经。

 

      “但它不是普通的团子,它手上拿着冰雨。”王杰希面色严肃地分析道,“一定是黄少天中了某个术士的诅咒才变成团子的。”

 

      喻文州对自家恋人神奇的脑回路已经见怪不怪,微妙地盯了名为“黄少天”的团子旁的“冰雨”一会儿后,也没有去纠结王杰希疑似“挑拨”蓝雨前正副队据黄少天所说是友好革命关系的话语。

 

      笑眯眯地将糖人递到还望着白云出神的恋人面前,挡住了他的视线,喻文州悠悠然地开口:“我听说要解除诅咒需要术士的糖人才可以。”

 

      ……

 

      王杰希终于知道喻文州藏的是什么小心思了。

 

      “文州。”王杰希的语气中稍带点怒气,更多的却是无奈。

 

      喻文州不为所动,装作不知情的样子:“杰希是想吃吗?”

 

      王杰希摆出在微草时常有的高冷表情,表示拒绝。开玩笑,自己吃自己,那酸爽,王杰希并不想体会到。

 

      喻文州像是读懂了王杰希冷漠脸的含义,将糖人拿回自己身前,盯了一会儿后叹了口气。但他接下去说出来的话却让王杰希在一瞬间有糊他一脸购物袋的冲动。

 

      喻文州状似为难:“还是算了吧,我自己吃吧。毕竟,”他顿了顿,勾起嘴角忽的凑近王杰希的耳旁,压低了声线。

 

      “杰希的味道那么甜。”

 

      这一瞬王杰希只觉得耳根特别滚烫,他定了定神,在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句心脏,话里说的也一点都不客气:“喻文州你丫活腻歪了,晚饭是不想吃了吧?”

 

      “嗯,是啊。”喻文州满意地看着王杰希泛红的耳尖,大大方方地承认后又补了一刀。

 

      “吃你就够了。”

 

      王杰希感觉心好累。

 

      我的男朋友总喜欢撩我怎么办?急!在线等!

 

      王杰希看似生无可恋的表情让喻文州轻笑出声,伸出自己的左手,在人潮中悄摸摸地和王杰希右手手背相触,对方先是不管他,不多久后又勾住他的手指,喻文州顺势十指相扣。

 

      王杰希啊王杰希,说你口是心非你还不信呢。喻文州感受着恋人的掌心传来的温度,内心一阵安逸。

 

      这是他们的日常啊。

 

      “回家吧。”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