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茶

【喻王】糖人

*CP喻王


*第一次发文,有写得不好的地方请轻拍qwq


*ooc自我感觉有,私设有


*打滚求个评论谢谢谢谢ovO




      正是夏天初到的季节,喻文州和王杰希并肩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都不免晒出一身薄汗。

      

      喻文州用手背擦了擦脸上冒起的汗,似是有点抱怨地道:“北京的夏天真是比广州那还热啊。”

 

      王杰希左手手心提着超市的购物袋,里头装着做晚饭用的蔬菜和各种生活用品。他不着痕迹地睨了喻文州一眼,带点责怪的语气:“谁让你硬要跟我出来。”


      距喻文州和王杰希退役已有两三年。在退役后喻文州便受邀来到北京成功“打入”联盟内部,而王杰希却是没有如外界所猜测的那般继续留在微草,而是拿起了搁置多年的学业。对此外界议论纷纷。

 

      喻文州倒是没有多问,他理解王杰希为何如此。

 

      微草不像蓝雨,他们对王杰希的依赖程度太大。如果王杰希不完全离开微草,微草的队员们便不可能真正完全独立战斗起来。王杰希对微草的上心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尽管知道王杰希很舍不得微草,但喻文州明白,王杰希心里一定不会后悔做出这个选择。既然恋人都不说什么,喻文州自然也不会去干涉他的选择。

 

      而在私人方面,他们在从第五赛季开始长达七年的异地恋终于可以结束,从此开始了没羞没躁的同居生活。

 

      两人路过一个小摊,外层围了好几个人。王杰希好奇地偏过头,却是有人正在做糖人。

 

      那看起来正处于中老年的大叔手法娴熟地做出一朵精致的玫瑰花递给旁边一个女孩儿。女孩儿长得挺标致的样子,微笑地付了钱。美女称鲜花,围观的众人都不禁觉得一阵赏心悦目,纷纷为大叔鼓起了掌。

 

      望着女孩开心的模样,王杰希想到了自家妹妹,可以给她买一根。于是一把将购物袋交到喻文州手中。

 

      “等我一下。”

 

      喻文州带着探寻的目光,脚步跟着走到摊位的王杰希。只见他跟摊主说了什么,手里头便多了根兔子形状的糖人。

 

      “没想到杰希意外的童心未泯。”喻文州揶揄地调戏着王杰希。

 

      王杰希面不改色地将购物袋拿过。

 

      “我妹从小到大就喜欢吃糖某人又不是不知道。”

 

      为向王杰希家里出柜做准备而用糖成功贿赂王杰希妹妹的“喻心脏”没有接王杰希的话,而是以标准的喻式微笑盯着王杰希的脸庞,心里头活络起了一些小心思。

 

      “干什么?”

 

      每当喻文州的嘴角上扬15°,他就一定不安什么好心。对此深有体会的王杰希心中警铃大作。

 

      “杰希啊,这糖能定做的吧?”

 

      “不能。”王杰希轻挑眉毛,果断义正言辞地回答,心中毫无说谎的愧疚感。

 

      喻文州掏出了手机,王杰希不安的感觉更强烈了,他感觉自己比较大的那只左眼眼皮跳了跳。

 

      “真的?”喻文州反问。

 

      “嗯。”

 

      但喻文州却是没有管王杰希的回答,而是拍了拍他的肩,目光了然,笑得有点小得意,仿佛在说“我已经看穿你了。”

 

      王杰希读懂他的表情后哼了一口气,没好气地对他说“你要做什么事就去吧,我不管你。”之后就仰望天空真的没再去看喻文州的脸色。

 

      自家恋人那有些赌气的脾气也就只有在他面前才会出现了。喻文州想到这里,嘴角的弧度又翘了几分。

 

      实际上喻文州心里所想的挺简单,他只是想定做个王杰希样子的糖人。

 

      他把微草官方在某次活动中发布的王杰希萌版图片给做糖人的大叔看,大叔一瞄就自信满满地表示小菜一碟。

 

      摊主的手艺好的实在没话说,不出几分钟萌版王杰希就灵动地出现在喻文州眼前。萌版王杰希双手交叉叠放着放在腰前,一双大小眼以严肃的表情盯着他,然而却因为萌化而显得有几分傲娇,仿佛在对他说“再看就把你吃掉!”

 

      喻文州仍记得在微草官方微博发布这张图片后评论和转发中一群叫喊着“王杰希我要给你生猴子!”和“王杰希求嫁!”的女粉丝的疯狂,忍不住感慨一番微草粉果然如邪教一般。

 

      想到这点的喻文州显然完全没有考虑到在他微博底下一群战斗力堪比微草粉喊着“喻文州联盟第一苏”的蓝雨粉的内心感受。

 

      喻文州满意地结账后步履轻盈地靠近王杰希。

 

      此时的王杰希依旧抬着头望着天空,思绪又不知往哪儿飘去。

 

      北京市的天空因为雾霾少有这么晴朗的时候,喻文州虽说已经在北京生活了两年,但毕竟还是习惯广州惯有的天空。此时看到久违的蓝天,不免心情也跟着安宁了不少。

 

      感受到身边人的呼吸,王杰希侧过头去,指着一团白云问他:“你觉不觉得那很像黄少天?”

 

      喻文州左看右看,答道:“这是团子吧。”

 

      王杰希点点头,一本正经。

 

      “但它不是普通的团子,它手上拿着冰雨。”王杰希面色严肃地分析道,“一定是黄少天中了某个术士的诅咒才变成团子的。”

 

      喻文州对自家恋人神奇的脑回路已经见怪不怪,微妙地盯了名为“黄少天”的团子旁的“冰雨”一会儿后,也没有去纠结王杰希疑似“挑拨”蓝雨前正副队据黄少天所说是友好革命关系的话语。

 

      笑眯眯地将糖人递到还望着白云出神的恋人面前,挡住了他的视线,喻文州悠悠然地开口:“我听说要解除诅咒需要术士的糖人才可以。”

 

      ……

 

      王杰希终于知道喻文州藏的是什么小心思了。

 

      “文州。”王杰希的语气中稍带点怒气,更多的却是无奈。

 

      喻文州不为所动,装作不知情的样子:“杰希是想吃吗?”

 

      王杰希摆出在微草时常有的高冷表情,表示拒绝。开玩笑,自己吃自己,那酸爽,王杰希并不想体会到。

 

      喻文州像是读懂了王杰希冷漠脸的含义,将糖人拿回自己身前,盯了一会儿后叹了口气。但他接下去说出来的话却让王杰希在一瞬间有糊他一脸购物袋的冲动。

 

      喻文州状似为难:“还是算了吧,我自己吃吧。毕竟,”他顿了顿,勾起嘴角忽的凑近王杰希的耳旁,压低了声线。

 

      “杰希的味道那么甜。”

 

      这一瞬王杰希只觉得耳根特别滚烫,他定了定神,在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句心脏,话里说的也一点都不客气:“喻文州你丫活腻歪了,晚饭是不想吃了吧?”

 

      “嗯,是啊。”喻文州满意地看着王杰希泛红的耳尖,大大方方地承认后又补了一刀。

 

      “吃你就够了。”

 

      王杰希感觉心好累。

 

      我的男朋友总喜欢撩我怎么办?急!在线等!

 

      王杰希看似生无可恋的表情让喻文州轻笑出声,伸出自己的左手,在人潮中悄摸摸地和王杰希右手手背相触,对方先是不管他,不多久后又勾住他的手指,喻文州顺势十指相扣。

 

      王杰希啊王杰希,说你口是心非你还不信呢。喻文州感受着恋人的掌心传来的温度,内心一阵安逸。

 

      这是他们的日常啊。

 

      “回家吧。”

 

      “嗯。”

 

 

 

 



评论(6)

热度(54)